第106章 足彩吉利的昵称

周恒阳急得连连跺脚,焦虑地道:“老刘,这是谁写的?”刘先华摸着下巴,思索道:“好像是宋建国送来的。”
  “宋建国?”
宋嘉琪睁大了眼睛,有些不信地道:“那些当官的,平时都在政府大院里面班,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很难接触到,你怎么会有机会偶然认识呢?”
刘先华低头喝茶,没有表态。周恒阳愤愤地拍了下桌子,接着发起了牢骚:“我们农机厂这边配合市政府搞宣传,本来是在风口浪尖,一点差错都不能出,这下可好,自爆家丑,麻烦大了。”
我心里大汗!像咱这种初出茅庐的菜鸟,还是别在她这种老江湖面前玩心眼,人家敢情早看穿俺心里的花花肠子了。
宋嘉琪白了我一眼,咯咯地笑了起来,随即又幽幽地叹了口气,道:“漂亮又有什么用,命运不好,也是白搭。”我摆了摆手,轻声的道:“嘉琪姐,命运是可以改变的。”
刘先华笑着让他坐下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老宋,昨天的那份件资料是怎么回事,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吗?”宋建国心里没底,赶忙站了起来,讷讷地道:“刘厂长,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?”
我扭过头,扬起脸来,嘴角浮起了一丝坏笑,之后我笑眯眯的背着手,来到了后勤处的库房,轻轻地推开了门。
刘先华也是一阵头疼,他喝了口茶水,轻声道:“先不说这些,你让宋建国过来一趟,先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我也有些好,这样的材料,他是怎么写出来的?”
宋嘉琪睁大了眼睛,有些不信地道:“那些当官的,平时都在政府大院里面班,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很难接触到,你怎么会有机会偶然认识呢?”
在极度的亢奋,我保持着一份清醒,双手灵活地将她那牛仔裤向下褪去,这会儿,张晓芬已经自觉的撅起了屁股。我盯着那粉嫩雪白的两片桃瓣,感觉到血脉贲张,在热烈的拥吻之,双手忙碌了一番,便把身子奋力向前挺去,鼻端发出一声闷哼。
“是呀,兰姐单身一人。”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,调笑着我道:“没有老公怎么啦?难不成你对兰姐还有什么想法呀?”
穆婉兰嘴角挤出一丝媚笑,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,压根没说话,一把拉起我的手腕,几乎是将我硬生生的拽进了屋子里,走廊的灯也没打开,将我直接拖进了她的卧房里。
“呀!”的一声轻呼,张晓芬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,惊慌的问道:“王……庆泉,你要干什么呀?”“干什么?晓芬姐,你说还能干什么?干你呗!”
  我一脸坏笑着,拦腰抱着她,走到了仓库里那张供她们库管员休息的三人沙发旁边,将她放在了面。
“唔……”张晓芬蹙着秀眉,扬起白腻的脖颈,娇羞地呻.吟了一声,那张晕红的俏脸变得有些恍惚,粉唇微动,似是在轻轻呢喃着。
我走到张晓芬身边,两人几乎是脸挨着脸了。我弯下腰,凑近她,直勾勾的盯着她,故意逗她道:“想你了呗!”“骗人!”张晓芬嘟囔了一句,撅着粉唇,双手下意识的抓住衣角在搅动着,有点心慌意乱的模样。
我赶忙推辞,笑着道:“刘厂长,我一会还要回单位班,您也知道,我刚参加工作,要是被我们领导看见我喝酒去班,怕是对我……”
我坐下之后,笑着说道:“尚市长,您太客气了,我不过是平时喜欢阅读这些闲书,读的多了,有时候自己难免瞎琢磨一番,正巧碰到农机厂搞意见征集工作,所以我才试了一下。”
所以她看见我时,分明有点不好意思,微微垂着头,都不敢直视我,小声的和我打招呼,道:“叶庆泉,来办公室有事情呀?”其实我倒没有什么看不起宣丽玲的,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路怎么走都是自己选的,我又何必当什么圣人婊。
当然,这样做的难度也不小,我以前虽然对官场并不了解,但也知道,政治风云变幻,局势错综复杂,仕途,处处都是机关和陷阱,同僚排挤、政敌倾轧,更是屡见不鲜。
杨浩点了点头,添油加醋地道:“那人是一个小混混,我打听过了,他在学校里喜欢沾花惹草的,我是看不惯他的行径,所以找他谈话,谁知道这家伙不知收敛,居然想动手打人。”
我贪婪地嗅着她身好闻的香味,我心里欢喜极了,双手环扣在她的纤腰,低了头,把嘴唇压在那娇嫩的粉唇,撬开她的贝齿,肆意地吻了起来。
 
平台下载官网